雄安新区白洋淀文化传承

白洋淀形成过程虽经历万年,但其最终成为连成一片的大面积水域,距今却不过几千年。长期以来,关于白洋淀的形成原因,学术界一直存在分歧,有构造成因说、气候成因说、河流成

白洋淀形成过程虽经历万年,但其最终成为连成一片的大面积水域,距今却不过几千年。长期以来,关于白洋淀的形成原因,学术界一直存在分歧,有构造成因说、气候成因说、河流成因说、海侵成因说。
 
河北师范大学资源与环境科学学院博士生导师许清海,曾经与吴忱一起,长期研究白洋淀环境变化。在他看来,白洋淀是在距今10000年-8000年前的中全新世形成的分散湖泊、沼泽、洼地的基础上,于距今3000年前的晚全新世时期、由河流差别堆积形成。
 
可以说,如今的“华北明珠”白洋淀,是河北大平原形成过程中,自然伟力留给河北的一颗宝贵“遗珠”。但在历史上,人类也曾对白洋淀进行过数次干预和“改造”。
 
大量的文献资料以及沉积、地层资料已经表明,距今3000年以前,如今的白洋淀地区还没有连成大片水域,而是由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浅平洼地组成。
 
距今1000多年前的宋辽对峙时期,以河北白沟沿线为宋辽国界,因此有界河之称。为抵御辽兵的进犯,宋朝采纳何承矩的建议,构筑塘泊防线。随着宋在界河沿途设塞屯兵,围堤屯田工程不断扩大,又沿今保定至安新、雄县、霸州,直到青县附近沿线开辟许多塘泊,利用这里地势低洼的特点,把一些河流与淀泊连接起来,引水灌溉,“广开水,以限戎马”,构成一条完整的塘泊防线,形成由河网、沟壕、水田、淀泊组成的“水长城”。白洋淀由此连成大片水域。
 
到明代弘治(1488年)前,白洋淀发生淤积,中间部分(北淀)辟为牧马场,白洋淀彻底干涸。到明正德年间(1506年—1521年),杨村河(潴泷河)决口,水患巨大、民田尽没,白洋淀重新蓄水,出现了“汪洋浩淼,势连天际”的景观。当时,人们为防止洪水泛滥,在白洋淀南端入口处,修筑了堤防数十里,它是后来淀南堤的前身,成了白洋淀的南界。今天白洋淀的范围自此才基本固定下来。
 
大自然的神奇力量与人们的后天干预,把如今的“华北明珠”赠予了河北大地。新中国成立后,科学家们也未曾停止对白洋淀的研究和探索。
 
时间倒回至30多年前,1986年5月。
 
一个满载科研设备和工作人员的小型车队,停在了白洋淀淀区深处。
 
当时,由于长时间干旱,白洋淀一度干淀。
 
正在为干淀而发愁的当地人惊讶地发现,车队里,最大的一辆卡车上架起的七八米高的设备,竟然和电影里的石油钻机颇为相似。
 
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要在淀底下找石油吗?
 
轰鸣声响起,科考人员操作钻机,在干涸开裂的淀底,接连打了10个直径十一二厘米的钻孔。随后,10段裹满泥浆的淀底土芯被小心翼翼地取了上来。
 
经过专业处理,这些土芯很快被切成10厘米厚的切片,保存在贴好标签的塑料袋里。
 
这些土芯并不是为找石油而钻取的。这是河北省科学院地理科学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在寻找并提取一种人们司空见惯却很少注意的东西——沉淀在白洋淀地层中的孢子和花粉。
 
原来,孢子和花粉坚硬的孢粉壁能够抵御大自然的大部分化学侵袭,大自然又通过湖泊、沼泽隔绝了氧气,制造了一个小范围的厌氧环境。历史长河中,部分不同时期的植物花粉一部分被深埋到湖泊和沼泽中,成为研究古生态学最好的载体。
 
对于科学家们来说,通过研究白洋淀地层中的花粉产量,可以定量重建数千年来这一地区的土地覆被状况。
 
当时在地理科学研究所工作的许清海,参与了这次科考的全过程。
 
从白洋淀归来,经过清理筛选,一部分切片样品被分别送往北京大学和中国科学院贵阳地球化学研究所,进行碳14测年,以便为其他样品的研究提供一条相对准确的“时间轴”。剩下的大部分样品,在实验室中经过酸碱处理、重液分离等工序,被送到显微镜下,进行人工观测检验。
 
在观测中,一种比其他花粉直径大出一倍的玛瑙纹状孢子,很快吸引了许清海的注意。
 
这种孢子,来源于一种叫水蕨的植物。在现实生活中,水蕨广布于全世界热带及亚热带各地,在中国分布的最北端也在大别山、淮河一带。而显微镜下白洋淀土样中,水蕨孢子的比例,最高能占到40%。也就是说,距今3000多年前,冀中平原白洋淀一带竟然属于温暖湿润的亚热带地区。
 
正是一次次像这样的科学考察和基础研究,让科学家们逐渐了解了几万年以来白洋淀地区的环境和气候、植被变化。而这些研究,终将会为白洋淀乃至整个河北地区未来环境、气候变化预测和生态治理提供基础数据和支撑。

联系我们

如有想法:>>给我留言

特色小镇交流群

特色小镇【Utowos】

QR code